山东体彩网
RSS订阅 | 高级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认搜索       热门:   京剧   豫剧   越剧   黄梅戏
当前位置:中国戏剧网>二人转> 正文
  • 二人转拉场戏《梁赛金擀面》

  • 作者:天缘 2020-04-19 19:23 字体:[ ]

二人转拉场戏梁赛金擀面 

二人转拉场戏梁赛金擀面
整理改编——赵月正
  
  《梁赛金擀面》写的是,梁赛金和梁子玉童年失散,赛金流落街头,为好心的小店堂倌李子明收留,认作义女。十年后,子玉得中高官,于回乡寻妹途中巧遇赛金父女,兄妹团圆。陈淑新、董孝芳的演唱韵味醇厚、抒情流畅,重视人物的心理刻画,配合和谐,声情并茂。

明 唉,这可难死我了l
  李堂倌走出房门腿发沉,
  心头象压块石头重千斤。
  大人他要我做碗龙须面,
  老汉我实在为难,我难……实在难心。
  这面我见也不曾见,
  这面名我闻也不曾闻。
  急得我是店里店外逢人问,
  他们不是摇头就把舌头伸。
  多少年迎来送往,煎炒烹炸,样样宗宗我都不费劲,今日我做不出龙须面,得罪了大人我得把牢蹲。我眼发花、头发晕、耳发聋是腿拘筋,
进退两难心神不稳,   
倒不如闭店关门离开这板桥村。 
  唉。老汉李子明,父女开小店,迎来送往,客人不断。昨晚迎来个八府巡按,问他用啥,他一不要鱼,二不要蛋,三不要饺子,四不用米饭,偏要一碗龙须素面。这龙须素面,我从未听人就,何谈亲眼见。这可叫怎么办?这……有了,我还是找我女儿商量商量再做打算。
金   民女梁赛金,日夜盼亲人。自那年兄妹逃难,路遇猛虎,离散之后,一晃十载未见亲人。花开花落,雁去雁归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我子玉大哥?真真想死小妹了!
  雪化冰消又一春, 
  桃红柳绿景色新。 
  太平年月风雨顺, 
  我家小店客满门。 
  干父待我好, 
  我对千父亲。
  生意交旺运,
  店内暖如春。 
  春日难化我心头雪, 
  眼望行人想亲人。 
  亲人哪! 
  兄妹离散十年整, 
  小妹盼兄整十春。 
  莫非说成乞丐无处奔,
  饿死冻死在荒村? 
  莫非说躲过横祸又遇难, 
  深山老林被狼吞? 
  人都说平日常想能入梦, 
  我夜夜梦里无亲人。 
  想念亲人泪珠滚…… 
明 找女儿未曾说话汗水湿衣襟。
  女儿,女儿,可不好了! 
金 干父,何事?       
明还“合适”呢。这可不合适了!昨晚迎来个八府巡按,住在咱这个店了! 
金千父,管他七府八府的,就是九府十府又有何妨?他住店给店钱,吃饭给饭钱,不吃不喝还给栈钱呢! 
明女儿,你是不知道,这位巡按大人,年纪轻轻,一表人材,知情达理,脾气古怪。他一不挑铺,二不挑盖,三不讨酒,四不要菜。 
金 那他要什么呀? 
明 偏要我一碗汤面去款待。 
金 不就是一碗汤面吗?女儿我就去做来。
明 你回来!
金 干父,有何吩咐?
明 你会做吗?
金干父,你忘了,那年您老有病,女儿不是给您做过了吗?
明 你做那叫啥面哪?
金干父,人家做的面叫狮子滚绣球,嘀里嘟噜珍珠疙瘩琉琉面。
明可那位大人要的是五湖四海九江八河丹凤朝阳汤,九头十八尾刀切龙须素面!
金这龙须素面么……此面乃是我梁家祖传,他怎么知晓?莫非是我子玉大哥他……回来了?想我兄妹,离散十载,音信皆无,怕是难见我子玉大哥的面了!
明看女儿为难的样子,也是不会做呀,我还是早点向大人请罪去吧!
金 干父,你干啥去?
明 向大人请罪去。
金 那龙须素面不做了吗?
明 不是不做,是无人会做呀l
金 干父,女儿我会做!
明 什么,你会做?
金 啊。
明 当真会做? 
金 当真会做。   一
明哈……这就好了。女儿,这回干父我这耳朵里也不打雷了,眼睛里也不打冈了,头也不晕了,腿也不软了,摸摸脉呀,也不发散了。女儿!
金 干父!
金、明 咱们做起来呀l
明 女儿你能做汤面干父我喜心上。
金 扎围裙洗净手我急忙下厨房。
从缸里舀出来面一碗,
明 手捧乌盆——
金 把面装。
舀出来老龙戏水——
明 倒在那白袍上。
金 一和两和平沙落雁,
明 三和四和倒海翻江。 
金 五和六和彩云追月,
明 七和八和百鸟朝阳。
金 九和十和珍珠脱蚌,
明 和好面放在一
金 放在包老爷的案板上。
明 赵匡胤盘龙大棍递过去。
金 赵子龙长板坡前赶君王。
  一擀两擀象圆月,
明 三擀四擀赛纸张。
金 王怀女大刀拿在手,
切面就好象关公斩蔡阳。一刀切——
一条金龙盘玉柱;
明 二刀切——
金 二郎担山赶太阳;
明 三刀切——
金 金木哪吒三太子;
明 四刀切——
金 四马投唐小梁王;
明 五刀切——
金 伍子胥打马沙江过;
明 六刀切——
金 镇守三关杨六郎;
明 七刀切一
金 齐国的军师燕孙膑;
明 八刀切——
金 失落北国杨八郎;
九刀切——
九里山前出韩信;
明 十刀切——
金 十面埋伏抓霸王。
霎时之间切完毕,
干父你老快烧汤。
明 好唻!
  老汉我说声好好好,
  女儿的手艺实在是强。
金 南场院抱来了柴王主,
明 灶坑里架上那奎木郎。
金 从缸里舀出来大禹治水,
  倒在郭(锅)魁(盔)正中央。
明 孟良的葫芦拿在手,
  迎风一晃冒火光。
金 烧一个大将名叫杨滚,
  下一个军师叫张良。
  浪里白条水性好,
  活捉李逵大飘洋。
明 女儿,面熟了。快挑面兑汤啊l
金 是了。
  梁赛金挑上一碗九头十八尾龙须面,
再兑上五湖四海九江八河丹凤朝阳汤。端起来汤面往外走……
明 女儿,哪里去啊?
金 我给大人送面汤。
明大人没让你去,你还是回房歇着去吧。待干父前去献汤。你还是回房歇着去吧。
金 干父,您慢走。女儿回房去了。
明 待我献汤啊!
李堂倌端起来汤和面,
  走出了厨房来到了上房。
  迈步就把上房进,
  口尊声老大人你老用汤。
玉 闪过了。 
  粱子玉接过来汤和面, 
  不由两眼泪汪汪。 
  看这面: 
  雪花白,白又细,细又长, 
  玉丝银线满碗装。 
  好象群龙盘碗里,
  又象龙须闹嚷嚷。 
  九个龙头口朝上,   
  十八条龙尾搭碗帮。
  再看汤: 
  嫩葱花,翡翠绿, 
  香油花 ,黄洋洋。 
  一个蛋黄卧碗里, 
  黄中红,红中亮,亮冒油,油汪汪,
  就好象一轮红日出东方。
  太阳两旁趴彩凤, 
  香菜叶的头, 
波菜叶的膀, 
攻瑰花的羽毛尾巴长。 
桃花瓣的凤冠,
杏花瓣的嘴, 
迎春花瓣凤爪金黄黄。 
晃一晃抖翅膀, 
晃两晃把嘴张,
那凤凰好象展翅要飞翔。
好一碗九头十八尾龙须而, 
好一碗五湖四海九江八河丹凤朝阳汤。 
我为访这碗汤和面,
走遍千乡访万乡。 
汤面飘香报喜讯, 
小妹定在此店房。 
将面放在桌案上,
李堂倌进前来听端详。
李堂倌,这碗汤面是何人所做,何人所擀? 
明回禀大人,这汤是我女儿所做,这面是我女儿所擀。
玉 怎么,是你女儿所做,你女儿所擀? 
明 正是。 
玉难道不是我小妹她亲手所做?李堂倌,速去唤你女儿前来领赏。
明 是。女儿,快来!
金来了。干父,你回来了!那位巡按大人都跟你说啥了?
明女儿啊,大入见了这碗面,脸色突变,左也瞧,右也看,看着看着,两个眼睛就冒汗了!
金 老大人他哭了?
明 唤你去领赏。
金 还是领赏?干父,那咱们快去吧。
叫 女儿,你可知道见着大人咋磕头哇?
金 面向大人磕头呗! 
明看看,不对了吧。小姑娘要背向大人磕头,背向大人回话。
金 那我可看不见那老大人长的啥样了!
叫让你领赏,你领赏就是,看他长啥样干啥呀,不许看!
金 我知道了。
明 知道就好,咱们快走吧!
金 哎。
明到了。女儿,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回禀老大人一声,回禀大人,我的女儿已到。
玉 前来领赏。 
明 是。女儿,大人让你进去领赏哪!
金 是了。 
明 女儿,你要小心的回话,我在门外等你啊。 
金 记下了。民女给大人叩头。
玉 下跪可是堂倌之女? 
会 正是。
玉找来问你,这碗汤面可是你亲手所做,亲手所擀? 
金 正是民女亲手所做,亲手所擀。
玉 是祖传呢,还是艺学呢?
金此面我姥娘会做,传于我母之手,我母又传于我手。 
玉 如此说来,是祖传,不是艺学。
金 不瞒大人,乃是祖传。
玉祖传也罢,艺学也罢,我听你讲话不象此地人氏。家住哪里,姓氏名谁?不要担惊害怕,慢慢地讲来。  .
金 大人容诉!
玉 讲。   ’
金 梁赛金未曾开口雨泪纷纷,
  口尊声巡按大入贵耳听真。
玉 家住哪里?
金 问我的家来家也有,
  不是无名少姓的人。
  想当年家住魏魁府,
  然后搬到梁家村。
玉 你父何名?
金 子不言父梁忠典。
玉 你母?
金 我姥家姓单,母叫单素珍。
玉 弟兄几位?
金 上无有三兄下无四弟,
    所生我们兄妹两个人。
玉 你大哥什么名讳?
金 我大哥名字就叫梁子玉。
玉 啊……你叫何名?
金 民女我名字就叫梁赛金。
玉 梁赛金?
  听她讲出父母的名,
  倒叫子玉痛伤情。
  兄妹分别整十载,
  今日相逢在店中。
  有心上前把小妹认,
且慢。
错认民女罪不清。
打破砂锅问到底,
常倌之女,
你因何来在此店中?
金 闻听老大人将我问,
  提起此事叫斗我更伤情。
十年前,
我兄妹年幼小父母多病,
雇来了桃花、丁魁两个人。
小丁魁伺候我的天伦父,
  桃花女伺候我的母亲。
丁魁他伺候我父实心实意,
桃花女伺候我母没安好良心。
恼怒我母把她打,
打的桃花恨在心。
大街上偷着买来僧衣僧帽,
藏在我母的柜描金。
她当我父把舌下,
说我母亲结交僧人。
我父一听此言半信不信,
手提大棍上楼搜寻。
从柜里取出来僧衣僧帽,
手使大棍打在我母身。
一天打她整三遍,
三天打她九次发昏。
玉我来问你.你父与你母还是从小夫妻,还是半路夫妻?
金 乃是从小夫妻。
玉若是从小夫妻,打一下两下,解解心头之恨也就是了,为何这样班班拷打?
金 大人哪!
玉 讲。 
金 要问为啥打我母,
  后有果来前有因。
  桃花女生来长得俊,
  我父他相中桃花,烦我母亲。
  打得我母疼难忍,.
  含冤忍恨毁自身。
  后花园吊死我的生身母……
玉 哎呀! 
金 我父他收桃花做了二婚。
玉 你父乃是一家之主,怎能偏听一面之词?
金 此话也不该当小的讲,
  也是我父他老有少心。
玉 后来桃花待你兄妹怎样?
金 后来桃花生一子,
  要害我们兄妹两个人。
  桃花女交给丁魁钢刀一把,
  丁魁他不敢抗拒假装去搜寻。
  后花园放走我们见妹俩,
  连夜逃出梁家村。
  双阳岔路遇猛虎,
  冲散兄妹两个人。
  也不知我大哥落何处,
  民女我讨饭找遍千万村。
  那一天板桥村头饿昏倒,
  李堂倌救了我这苦命的人。
  他待我象亲生女,
  我待他象干父亲。
  这本是以往实情话,
  没有虚言全是真。
玉 梁子玉又喜又悲又是恨,
  喜只喜真是小妹梁赛金,
  悲只悲生身母含冤死去,
  恨只恨奴才桃花小贱人。
  强压怒火忍悲痛,
  见小妹泪流满面疼在我的心。
  梁赛金,近前来,你看我是不是你子玉大哥还家来了?
金 怎么,你是我子玉大哥?
玉 怎么,我不是你子玉大哥吗?
金大人哪,想当年我兄妹分别之时,我大哥乃是少年书生,现如今你头戴乌纱,
  身穿蟒袍,慢说你不象我当年的子玉大哥,就是我大哥……
玉 怎样啊?
金 我也不敢相认了!
玉子玉呀子玉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兄妹分别之时,你乃是少年书生,如今头戴乌纱,身穿蟒袍,别说小妹不敢相认,就是自己也辨别不出自己的模样来了!梁赛金,若不然你把你家中之事说上一说,我对上一对。对得上,你认子玉大哥还家,对得不上,你访你的子玉大
哥,我访我的同胞小妹。
金 大人听了!
  梁赛金未曾说话泪汪汪,
  口尊声巡按大人细听衷肠。
  你言说是我的大哥回家转,
  盘问盘问家事往常。
  想当初咱们家住在什么府?
  然后搬家什么庄?
  什么庄村修宅院?
  修的是什么门楼,什么不落的墙?
  哪楼修的高,高遮日月?
  哪楼修的矮,晃太阳?
  哪楼盖在蛇盘地?
  哪楼盖在卧龙岗上? 
  达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,
  老大人!
玉 小妹妹!
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。
  咱俩是一个娘啊!   、
玉 梁子玉未曾说话身离大堂, 
  同胞小妹细听衷肠。
  想当年家住在魏魁府,
  然后搬家梁家庄。
  梁家庄村修宅院,
  修的是走马门楼鹰不落的墙。
  东楼修得高,高遮日月, 
  西楼修得矮晃太阳。 
  南楼盖在蛇盘地,
  北楼盖在卧龙岗上。 
  宗宗件件对不对,
  小妹妹!
金 老大人!
玉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?
  咱俩是一个娘!   、
金 再问你,   、
  什么人什么楼上饮美酒?
  什么人什么楼上做衣裳?
  什么人什么楼上什么念?
  什么人什么楼上偷画鸳鸯?
  哪楼底下芝麻囤?
  哪楼底下埋座仓房?
  哪楼底下安碾磨?
  哪楼底下做厨房?
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,
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.
咱俩是一个娘!
玉 咱父逍遥楼上饮美酒,
咱母自在楼上做衣裳。
大哥我文明楼上子曰念,
小妹你绣花楼上偷画鸳鸯。
南楼底下芝麻囤,
北楼底下埋座仓房。
东楼底下安碾磨,
西楼底下做厨房。
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?
小妹妹!
金 老大人!
玉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?
咱俩是一个娘!
金 一个娘来一个娘,
盘完你这一桩我再问你那一桩。
咱门前倒有几棵柳?
后花园倒有几行桑?
什么人爱桑种何用?
什么人爱柳歇荫凉?
什么看家赛猛虎?
什么打鸣赛凤凰?
什么走路尾月燕?
什么叫唤直着脖腔?
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,
老大人!
玉   小妹妹!
金  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,
咱俩是一个娘!
玉   一个娘来一个娘,
同胞小妹细听衷肠:
前院倒有七棵柳,
后花园倒有九行桑。
咱父爱种七棵柳,
咱母爱种九行桑。
咱母爱桑把蚕养,
咱父爱柳歇荫凉。
咱家的娄金狗看家赛猛虎,
打鸣的卯日金鸡赛如凤凰。
鸭子走道尾月燕,
氐土貉白鹅叫唤直着脖腔。
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?
小妹妹!
金   老大人! 
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,
咱俩是一个娘! 
金   梁赛金未曾说话泪盈盈,
口尊声巡按大人贵耳是听,
这一宗这一件你都答的对,
再盘问盘问三代情。
咱父娶妻谁家的女?
咱俩是谁家两个苦命外甥?
咱们舅父哥几个?
一个一个是都叫什么名?
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,
老大人!
玉   小妹妹!
金  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,
咱俩是一母生!
玉   咱父娶妻单家女,
    你我是单家两个苦命外甥。
    舅父他们有哥三个,
    个顶个的都有名;
    大舅单龙,二舅单虎,、
    三舅单豹字叫会青。
   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?
    小妹妹!
    老大人!
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?
咱俩是一母生!
金   三代之情你答的对,
    再盘问盘问父母年庚。
    咱父高寿年庚有多大?
    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?
    咱母高寿年庚有多大?
    她老是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?
    大哥你今年贵庚几?
    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?
    小妹我今年十几岁?
    我本是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?
    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,
   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。
    咱俩是一母生。
玉   咱父今年五十岁,
    他本是正月二十五日半夜子时生。
    咱母今年四十八岁,
    她本是四月二十五日初卯时生。
    大哥我今年十八岁,
    我本是七月二十五日正当午时生。
    小妹你今年十六岁,
    你本是十月二十五日落酉时生。
   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?
    小妹妹!
金   老大人!
玉  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?
    咱俩一母生!
金   一母生来一母生,
盘完你这一宗我再问你那一宗。
家人年庚你都答的对,
再盘问盘问兄妹离别情。
你多大我多大离的家下?
你多大我多大才得相逢?
临行时我给你什么做表记
你给我什么做证凭?
眼前要有证凭在,
我认大哥还家中。
眼前无有证凭在,
想要认你万不能。
玉   你六岁我八岁离的家下,
你十六我十八才得相逢。
临行时你给我素花罗裙做表记,
我给你刀切素面做回封。
不教小妹你的记性好,
忘了罗裙事一宗。
回身打开小包裹,
素花罗裙拿手中。
叫声小妹仔细看……
金   接过罗裙真证凭。
罢了,难见面的大哥呀!
大哥得官回家转,
仇报仇来冤报冤横。
抓住桃花用刀剁,
见了丁魁报恩情
小妹说话真高声
屋里说话屋外听
金   妹不知,
玉   兄不怪,
搀起小妹细叮咛
金、玉   兄妹哭在店房内…
明   倒教李堂倌我发了蒙
急忙我把店堂闯
金、玉 感谢恩人救命情!
明 女儿,这是为何?
金干父,这就是我天天想的。夜夜盼的子玉大哥,他得官回来了!
玉干父,我小妹多亏你老人家收留照看,今日我兄妹相逢之日,也是咱父子团圆之时。来来来,转上受我兄妹一拜!
明   不拜也就是了。
玉   哪有不拜之理!拜过了。
明   使不得,使不得!快起来……哈……
玉   好,正是:滔滔三江水,
金   难表救命情,
明   擀面认兄妹
合   团圆在店中!

加微信号:xijucn-com (或扫描二维码)为好友,好礼送不停!免费送戏票,纪念品,戏曲MP3播放器,戏曲动漫卡通玩偶,戏曲T恤,戏曲鼠标垫,手机壳等!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。


二人转《西厢写书》
二人转《西厢写书》
吉林省第六届二人转·戏剧小品艺术节获奖名单
吉林省第六届二人转
东北二人转优秀表演艺术家——陈淑新
东北二人转优秀表演
年轻时候的赵本山有多潮
年轻时候的赵本山有
球球赵一涵直播给哥哥涂口红,哥哥老实当模特
球球赵一涵直播给哥

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↓ 打印本页 讨论 二人转视频 返回列表  
*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[所有评论]
评论内容:(不能超过250字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
最新评论:




辽宁体彩网 娱网棋牌 博雅棋牌| 浙江11选5| 博雅棋牌| 浙江11选5| 多多棋牌| 娱网棋牌| 博雅棋牌| 博远棋牌| 百赢棋牌| 博远棋牌| 棋牌游戏大全|